那么,这代表的意思是……大哥他看到了……任赫一张俊脸登时涨得通红

  • 时间:
  • 浏览:411
  • 来源:国产福利视频第一导航

  那么,这代表的意思是……大哥他看到了……任赫一张俊脸登时涨得通红。这么久没见,兄弟竟是重逢在他与荀云的热吻中!

  荀云也颇感兴味的挑挑眉。「娘,-手里拿的是什么?」是红缨刀没错吧?若他没记错,爹是不准娘耍刀弄剑的,不是吗?

  任-看了荀云一眼,认出他是自己刚才经过厨房时,不小心撞见正与任赫拥吻的男子,若是任府的人都接纳他们的关系了,那自己与司徒玉的事倒也好办。

  柳艳一听见荀云的提醒,忙不叠的将刀往任-身上塞,打算嫁祸给任-,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艳儿!-手上拿的是什么?」

  任耕樵一走到园子中,不只见到久违的大儿子任-,竟还看见柳艳正拿着红缨刀往他身上塞;任耕樵皱起眉头,严厉的瞪着她。

  柳艳心虚的一笑,硬是将手上的刀子往任-那里塞。「老爷,是阿-他……」纵使东窗事发,但能混过去就尽量混吧!

  任-只得无辜的捧着红缨刀。「爹,好久不见了。」他瞥了二娘一眼,用眼神示意她,自己为她扛下祸事,可别再刁难他了。

  任耕樵瞪了干笑着的柳艳一眼,还要训斥,就听见另一个声音响起——

  「哎呀,这儿可真热闹!」是齐婉也来了。

  任府一家人,在此总算是正式团圆。

  「娘。」任-冲着齐婉一笑。「您好吗?」

  没想到竟在此见着多月不见的儿子,齐婉非常高兴,她朝任-招招手。「阿-,过来让娘看看。」

  任-依言上前,司徒玉也亦步亦趋的跟着。

  齐婉只顾端详自己的宝贝儿子,并没注意到司徒玉,倒是任耕樵先发现了他。

  「阿-,他是谁?」他指指跟前的司徒玉。

  「他是我徒儿司徒玉……」任-语气一顿,下定决心后又开口。「正确来说,是我所爱的人。」

  四周一片静默。

  所有人都睁大眼,张着嘴巴说不出半个字来。

  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是齐婉。

  她压下心头的讶然,蹲下身冲着司徒玉温柔一笑。「好可爱的娃儿啊,你今年几岁啦?」

  司徒玉乖乖答道:「十五。」师父的娘看来好慈祥、好温柔哪!他朝齐婉天真一笑,一张小脸顿时变得更是可爱又纯真。

  柳艳忍不住也凑近细瞧。「真的是很可爱。」刚才只见他哭丧着脸,但现在这一笑可就变得漂亮了,她忍不住伸手在司徒玉软嫩的脸上轻捏一把,「瞧这脸蛋儿白嫩嫩的,好象包子一样呢!」

  司徒玉闻言,小脸立时一垮,任-也忍不住偷笑出声,但随即招来司徒玉哀怨的白眼。

  柳艳不知道自己的评语一针见血,她拍拍司徒玉的头,原本凶巴巴的脸此时已换上和蔼可亲的笑容。毕竟母爱是天性,任府已经好久没有小孩子的笑声了,现在突然出现一个长相这般讨喜可爱的娃儿,谁见了都想疼疼他的。

  她又问:「你拜阿-为师?」

  司徒玉点点头,兀自沈浸在人人都觉得他长得像粒包子的悲哀中。

  「任-那小子的武功都是我教的,要不要二娘指点你一下?」她对教授武功这件事可是非常有兴趣,如此才能名正言顺的拿着她的宝贝红缨刀而不会被任耕樵责骂。

  司徒玉沮丧的小脸重现光明,他开心的绽出一笑。

  「真的可以吗?」如果由这位二娘来教自己,那么……嘿嘿,自己一定能打赢师父的!

  柳艳沉吟了一下。「依我们的规矩,若要另拜一位师父,可得先经原本的师父同意。」她瞥向任。

  不待司徒玉问出口,任-便无所谓的耸肩笑道:「我没意见。」

  他当然知道司徒玉心中打的算盘是什么。行!他任-可是随时恭候司徒玉的挑战,准备好要接招了。

  任赫与苟云也走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任赫好奇的盯着这位「小嫂子」瞧着。

  「司徒玉。」司徒玉也觉好奇的打量眼前的男人。

  大概是瞧出司徒玉眼中的疑惑,苟云也开口了:「他叫任赫,是你师父的弟弟,至于我嘛,我叫苟云,是他丈夫……」

  话甫说完,苟云就吃了记拐子。

猜你喜欢

眼前泪水朦胧,她却紧紧咬着压根

眼前泪水朦胧,她却紧紧咬着压根,不让自己掉下一滴泪。她,还不能哭。或者,还不到哭的时候。而过程中,贺沉风就当着她的面,将衬衫脱下换上崭新的,很散漫的系着上面的扣子,一颗一颗,缓

2020-04-15

日升日落,夏天的闷热依旧。

日升日落,夏天的闷热依旧。澜溪已经去了新公司报道,依旧是金融行业,部门里大多数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她加入后,因为打扮和年纪,大家都没有排挤她,总体很顺畅。因为上班,所以她白天

2020-04-15

外面,果然正下着倾盆大雨。

外面,果然正下着倾盆大雨。蓝心湄将包举起,放在头顶,大步的朝学校门口跑去。雨水从她的头顶上冲刷下来,将她那缱绻的发丝淋个湿透,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淋得没有一处是干的。脚上的白色罗马

2020-04-15

这些年,凡是有追求她的男生,都是希出面主动帮她解决的。

这些年,凡是有追求她的男生,都是希出面主动帮她解决的。她的希高大帅气,又年轻有为,只要他往她身边一站,就是一副天然的保护伞,就算对她有意思的男生也不得不知难而退。所以蓝心湄每当

2020-04-15

却在这时,她的手机在地上一堆凌乱的衣物中响了起来……

却在这时,她的手机在地上一堆凌乱的衣物中响了起来……这是哪个该死的打电话来,竟然阻止她要发飙?只是,这次易少川很狗.腿,居然将她的手机主动拿过来,并殷勤的递到她的面前,“老婆,

2020-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