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明就不是师父讨厌有人在旁边吵,而是讨厌有「男人」在旁边吵…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国产福利视频第一导航

  分明就不是师父讨厌有人在旁边吵,而是讨厌有「男人」在旁边吵……

  「任公子,你好厉害喔!」城东罗员外家的大小姐满脸崇拜的看着任赫将一个红萝卜雕成一朵玫瑰。

  「鲜花献美人。」任赫嘻嘻一笑,将雕工精美的玫瑰送给罗大小姐,顺便附赠了个媚眼给她,害她未出嫁的女儿心立刻飞到任赫的身上去。

  「任公子,那奴家呢?」一旁随即有不依的娇嗔传来。

  只见任赫拿起黄瓜,利落的将它刻成两只小巧的燕子。

  「燕双飞。」他将其中一只递给卢家千金,「这只给-,另一只嘛……」他勾起一抹帅极了的笑容,将另一只燕子放到唇边经吻一下,「我就留在身边了。」

  这话逗得卢家千金一张俏脸红通通的,心儿也怦怦跳。

  只听得一群女人此起彼落的要求任赫送她们「定情物」,任赫也一个个满足她们的要求,让整个厨房都是笑得花枝乱颤的身影和吵杂的人声。

  谢厨子含着泪走到外头,见荀云已在另一间房窗边的桌子旁坐定,小白也在旁边伺候着。

  「荀爷!」他连忙进去请安。

  「怎幺没菜送上来?」荀云皱着眉。他今晨刚去湖畔的酒坊检视完一批新酿的酒,肚子早已饿扁了。

  「师父他……」谢厨子苦着脸望了望厨房那边,差点老泪纵横。

  刘淮早已被任赫气到去看大夫了,而他呢?除了在角落等待,还是等待;等待师父有朝一日会大发慈悲的看到缩在角落的他,然后传他个一招半式。但,这一日到底还有多远呢?

  谢厨子话还未说完,就见一群女人闹烘烘的从厨房中走出来,人人脸上都是晕红一片。见到俊美的荀云正疑惑的望着她们,那些姑娘们连忙又娇羞的点头示意,由着自家丫鬟将她们带了开去。

  「这是怎幺一回事?」荀云纳闷问道。为什幺勒马楼的厨房中会走出各家千金闺秀?是来拜师学艺不成?

  「荀爷,如您所见……」谢厨子哽咽的哭诉:「师父宁愿给那些小姐姑娘们雕雕花鸟,也不愿意教我煮菜……」说到这儿,他眼泪鼻涕直流。

  年纪一大把了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真是难看至极。荀云只得示意他去洗洗脸,便自个儿走进厨房内一探究竟。

  荀云一踏进厨房,便瞧见任赫带着微笑正在炒菜,还一边哼着小曲儿,似乎心情很好。

  那张俊帅的脸虽然带着笑意,但是神情却非常专注。只见他轻松的将鱼去鳞、去鳃、去五脏,并且从尾鳍处片下两面的鱼肉,剔去鱼皮,将鱼骨放在一边备用,刀法利落到不余半点鱼肉在上头。接着他又到另一个炉子掀开锅盖看看里头的汤滚了没,还抽空将青椒挖空填塞进各色材料。

  虽然忙碌,但他似乎非常享受做菜的乐趣,让那张原本就好看的脸庞散发出令人炫目的魅力;莫怪那些姑娘一颗颗芳心都往任赫身上系,因为连他都看呆了。

  「任公子好迷人哪!」也在一旁偷瞧着的小白,不禁发出喟叹。

  任赫和主子的好看是不同的,但都令人注目。平时见任赫老是一脸爱困的模样,要不就是和秦总管与刘掌柜抬杠斗嘴;她看惯主子的俊脸,自然不觉得任赫有多好看、多迷人。但这会儿见他全神贯注的神态,可不是好看两字就能形容;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魅力让人看得目不转睛,简直舍不得自他那张惑人心神的脸庞移开自己的目光了。

  小白的一句话让荀云稍稍收回心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也与那些女孩子一样,被现在的任赫深深吸引。难不成自己当真喜欢上厨房中的这个人?但他到底是个男的……不对,自己没试过,又怎会知道无法接受?

  荀云向来实事求是,当下他便拟定主意,只待时机成熟。

猜你喜欢

都两天了居然还搞不定,敢惹毛我,我真的找男人上你

都两天了居然还搞不定,敢惹毛我,我真的找男人上你,f##k!”原本以为肖于英会很快想通,没想到都过两天了,居然还是那副“你动我,我就自杀,你也别想拿半毛钱”的死样子。美国那里已

2020-03-10

因为弄湿的地方在大腿内侧,是非常敏感的地方

因为弄湿的地方在大腿内侧,是非常敏感的地方,哪禁得起肖于英力道不轻不重、近似爱抚的碰触!”肖先生……“他抓住那只手艰难开口,却让肖于英嗔怒的打断。”叫我于英。“”好吧,于……于

2020-03-10

给她们母女俩一笔钱,然后将她们赶出荀园

给她们母女俩一笔钱,然后将她们赶出荀园,我回来的时候,不想再看见这两个惹人厌的女人。」她们要钱,行,他可以保证她们下半生衣食无缺,但,前提是她们得滚得远远的!乔若兰本来还要说什

2020-03-10

分明就不是师父讨厌有人在旁边吵,而是讨厌有「男人」在旁边吵…

分明就不是师父讨厌有人在旁边吵,而是讨厌有「男人」在旁边吵……「任公子,你好厉害喔!」城东罗员外家的大小姐满脸崇拜的看着任赫将一个红萝卜雕成一朵玫瑰。「鲜花献美人。」任赫嘻嘻一

2020-03-10

那么,这代表的意思是……大哥他看到了……任赫一张俊脸登时涨得通红

那么,这代表的意思是……大哥他看到了……任赫一张俊脸登时涨得通红。这么久没见,兄弟竟是重逢在他与荀云的热吻中!荀云也颇感兴味的挑挑眉。「娘,-手里拿的是什么?」是红缨刀没错吧?

2020-03-10